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剑逸 > 第六十七章 万骨枯

第六十七章 万骨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推荐阅读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推荐阅读:
  
      “这话什么意思?不是一场政变么,针对的是你的父王,为什么反倒你的大王叔成了螳螂?”林逸之更是不解。om
  
      黄裳女子淡淡的笑了笑,似有深意的道:“离甲有句话说对了,接下来果真是场好戏。”
  
      果真是聪颖过人的女子,听她的口气,似乎早已洞察了一切,这样一个女子,若是在千羽国中,恐怕也会覆手为雨,翻手为云吧。为何,却单独一个人,面罩轻纱站在此处。
  
      秭鸢收拾心情继续缓缓道:“我站在角落里,屏住呼吸看着大殿中生的一切,我看到离甲说完这句话之后,原本有些愠色的父王忽然之间开怀大笑,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父王如此的笑过,那个离甲也淡淡的笑了起来。然后,父王朝他招了招,两个人低低的耳语了一阵,然后离甲转身缓缓的离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便想着趁此机会悄悄溜出大殿去,忽的,我看到父王缓缓的看向另一边的阴暗角落,然后轻轻的自语道,如何?紧接着,那阴暗的角落里竟有一个黑影轻轻的一晃,低低的声音传来,父王问他了两个字,他也回了两个字,可用。然后父王点了点头,在父王离开的那一瞬,那个角落里的黑影也缓缓的消失了。”秭鸢轻轻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黑影是谁?”林逸之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从那黑影的轮廓上,可以肯定,他是甄翊。这件事情之后,很长一段时间整个千羽城都忽的平静起来,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曾生过,大王叔唐煊带着大王兄唐鼎前去东北雪疆平叛,已然十五日,每日都有一些零散的战报从千羽城外传递到父王的案前,只是父王从来不给任何人看,也从来不想任何人提这件事,似乎从来不曾生过一般。而且让我很奇怪的是,从大王叔唐煊领兵离开那一天起,二王叔缇烁、禁卫统领甄翊,还有那个离甲似乎同时消失了一般,再也不曾见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暴风雨前的平静吧……”林逸之叹道。
  
      “直到十五日后,千羽城忽的有斥候飞报,说是大王叔平乱吃紧,请求增派援军。
  
  
      若是在以前,父王肯定会考虑再三,因为一个东北雪疆,大王叔出征时已然带走了八万精兵,如今却还来要兵。可是这次父王却一反常态的痛快答应,向前线增派两万精兵,并将这件事教给久未露面的甄翊来办,当时我便觉得不妥,极力反对,却无济于事。”秭鸢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一个借口,分明是拥兵自重。”黄裳女子一针见血道。
  
      秭鸢点了点头道:“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,再接下来的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,大王叔又派人向父王要了整整五万兵卒,加上之前的十万,整整十五万人!而父王却是任他狮子大开口,他要便给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一个狮子大开口啊!看来你这大王叔唐煊要开始行动了!”林逸之道。
  
      秭鸢叹了一口气,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痛苦之色,半晌方道:“那个清晨,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。那天,千羽城中的子民一如往日那般从睡梦中醒来,集市之上也早已熙熙攘攘,喧嚣尘上。而我依旧站在高高的玄武石城墙之上,望着无数的羽禽从天空之中掠过。然而,下一刻,不仅仅是我,整个千羽城的子民都感觉到了大地的异样,大地在颤抖,越来越猛烈的颤抖。随着大地颤抖的越激烈,我看到天地一线的交汇处,有着一条与天地一样广阔的银线,如奔腾的潮水向千羽城涌来。直到离得近些,我终于现,那是不计其数的穿着银甲的士兵和将领,那银色的铠甲闪着嗜血的冷芒,将天空的太阳都映衬的冰冷幽寒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看到一张迎风飘荡如火的大旗,上面的字告诉了我到底生了什么,那个字是“唐”!我的大王叔,唐煊动了政变,带着十五万精兵从东北雪疆一路奔袭,直取千羽城,沿途城镇,望风而降。他的度太快了,快到整个千羽城没有丝毫的准备,至少,在我看来是这样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王朝争斗,苦的是百姓……阿弥陀佛!”玄雨小和尚忽的口诵佛号,满目慈悲。
  
      “唐煊的叛军将整个千羽城团团围住,并向父王下了最后通牒,让他在太阳落山之前投降,并交出王位。
  
  
      整整的十五万叛军,他似乎志在必得。整个千羽城开始变得混乱不堪,子民们人心惶惶,哭嚎低泣,感叹命运多舛。”
  
  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造孽造孽!……”玄雨小和尚眉头紧皱,一脸的不忍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顾一切的跑向王宫大殿,却看到了让我匪夷所思的一幕,整个大殿之上没有一位朝臣,只有三个人,我的父王,我的二王叔缇烁,还有父王身后一脸冷峻的甄翊。我跑进去的时候,正看到父王专心致志的同二王叔下棋,两个人的表情似乎从未有过的气定神闲,从容不迫。父王看到我,示意我不要说话,然后招招手说,鸢儿过来看为父与你缇叔父下棋。”秭鸢自嘲的笑了笑,然后道:“看来,我的心智真的太不成熟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刚刚压下满腹的话坐下,便有禁卫慌张来报,说大王叔唐煊策反了守卫千羽城门的士兵,如今已然朝王宫攻来了。话音落下,门前的长阶之下已然出现了无数的叛军,杀气腾腾。父王这才缓缓的站起来,走道大殿门前,他的正前方,百余台阶之下,正是无数的叛军,叛军的正中是趾高气扬的唐煊、唐鼎。父王淡淡的看了一眼,声音洪亮,语气依旧是如兄长一般。他说,煊弟远途奔袭,便要打打杀杀?如今我无还手之力,何必如此紧张,不如你进殿一叙,与烁弟我们三人喝杯茶可好?我都忘记我们三个兄弟上次喝茶是在什么时候了。父王说完,所有人半晌无语。忽的寂静之中传出脚步声,我的大王叔唐煊,政变的一手策划者,迈步缓缓的踏上台阶,冷冷的声音传遍整个王宫。他说,如今我已胜券在握,你那宫殿又非龙潭虎穴,千羽城都是我的了,这里我有什么不敢的。说完,迈步同父王走进了大殿之中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